元尊最新章节_元尊小说免费_元尊txt下载_免费网络小说
VIP中文 > 修真小說 > 乾坤清胤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切磋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切磋

    高升泰聞言狡黠一笑,應道:“臣自當遵旨領命,只是不知....”說著有意地看了余登一眼,似乎在等他就范。

    誰知余登毫不猶豫,截口道:“遵旨。”

    話音剛落,兩名侍衛奉上兩把普通材質的長劍,分別遞到余登與高升泰面前,兩人二話不說拿過長劍。

    還未等兩人說上一兩句話,便拉開陣勢,雙方抖動長劍,我刺你躲,你砍我避,互不相讓,在段廉義與延智太子眼中卻是上演著一場精彩絕倫的劍術表演,父子倆人頻頻鼓掌叫好。

    高升泰劍勢靈動多變,殺意咄咄,余登長劍暈著灼灼劍輝,氣勢蕩蕩,幾個回合之下,雙方并沒有施展全力,各留奇招,卻又斗得你來我往,一個劍光,兩把長劍,擊打在一起,在大殿內響徹著劇烈的金屬脆響聲。

    莘蓉公主饒是對劍術武學沒有任何興趣,看了兩眼后,便將所有目光聚焦在坐在一旁靜靜觀看的葛貫亭。

    葛貫亭神色凝然,全神貫注地看著兩人的劍術比斗,他的側臉落在莘蓉公主眼里,是那么的俊俏不凡,長得恰到好處的五官,在一張長臉上尋到了最佳的位置,拼湊出俊美的感覺,可是這少年給人的第一感覺并不是俊美,而是木訥憨傻。

    不知為何,此刻她覺得這少年如此認真的神情,卻凸顯出他先天性的優勢--俊俏,這種俊俏不是倜儻公子的瀟灑,而是從內心散發出一種不可言喻的俊氣。

    葛貫亭似乎察覺有一抹目光灑在他半邊側臉上,總覺得側臉的毛孔透著絲絲涼意,他肅然認真的神色驟然松弛下來尋著莫名的目光望去,是她,是這位高不可攀的公主,是莘蓉公主在望著自己。

    她的清眸仿佛蕩漾著一層流動的水紋波光,是粼粼閃爍,是含情脈脈,這不禁讓葛貫亭神色頓滯。

    少年男女的四目在劍光掠影間形成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無聲無響,仿佛兩人置身在一個只有你和我的異形空間中。

    若是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她笑了,仿佛周遭的氣體感受到她眉眼間的濃濃笑意,紛紛盛開出一朵朵綺麗的海棠花。

    許是佳人傾城一笑,千株萬株海棠驀然奪目綻放。

    余登余光無意一瞥,不由心神一蕩,莘蓉的笑是那么的甜美,她對著葛貫亭展顏一笑。可不知為何他的心田像是被戳開一個窟窿,一陣又一陣涼風從窟窿中鉆進來,吹得他心里涼絲絲的。

    她那久違多年的笑意是那么熟悉,卻又那么陌生,因為遙遠而陌生,因為心涼而陌生。

    當年,她還是年幼的女孩時,與他并騎一匹白馬,可這個小女孩的心好像丟了,就丟在了那個叫流水鎮的梧桐樹下。

    她愁眉苦臉地望著自己,問道:“余登哥哥,葛胤哥哥會來大理看我嗎?”

    少年的他眉梢微微一緊

    ,但依舊嘴角咧開笑意:“會的,只要他有心。”

    等了多少個春夏秋冬,那一顆心重回她的身體,一直悶悶不樂的她如今卻只對那黃赤少年會心一笑。

    莫名的嫉妒之心讓他失去了一瞬間的冷靜與神智,舉起的長劍架住了敵人的揮砍,可陰冷的劍意卻莫名沁入他的骨髓。

    高升泰循著他黯然失神的目光望去,似是猜到了些什么,得意的嘴角微微揚起,他轉動手中長劍往下斜挑。

    余登虎口生疼,猛地松開長劍,一把劍有恃無恐地架在他的脖頸之間,他卻巍然不動,面無表情,只是嘴角掛著苦澀的笑意,寒光照亮他的眼眸,他扭頭望著莘蓉公主。

    莘蓉公主與葛貫亭此刻的目光完全被兩人的打斗吸引了,莘蓉公主笑容驟斂,眸光流露出一絲憂慮。

    余登莫名一笑,只是因為她眸光里那淡淡的憂慮,哪怕比前者的濃濃情意大相徑庭,他已心滿意足。

    “啪啪!”

    段廉義鼓掌叫好:“很精彩,余卿與高愛卿同是大理國六大青年翹楚之一,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只是余卿今日怕是狀態不佳,才早早敗下陣來。”

    “陛下,既然是切磋,輸贏便不重要,兩位大人心中有劍能夠點到即止,便是難能可貴。”葛貫亭提起聲調,正色道。

    段廉義笑容滿面,頷首道:“葛公子所言極是,嗯,點到即止。”思索片刻后,他先后睨了一眼余登與高升泰,笑容暫斂:“升泰,那這位葛公子就交于你與余登了,務必一定要好好招待。”

    余登與高升泰聞聲,抱拳應喝道:“遵旨!”

    “父皇,兒臣餓了。”延智太子嘟著嘴,兩只小手捂著咕咕直叫的小肚皮,對段廉義撒嬌道。

    段廉義撫了撫延智太子的發冠,柔聲道:“好,延智乖。”

    這談笑與肅然轉換自如的大理國國君如今望著兒子的眼眸是那么的柔和,是那么的和藹。

    可等他望向殿上的幾個年輕人時,他的臉上的和藹可親卻失真似得,像是偽裝出來的樣子:“幾位都留下參與家宴吧,皇弟、高喬公主、還有朕的左膀右臂智升、強興,都是一家人,家宴少不得你們其中一人,余卿、高愛卿你們兩人先帶太子與葛胤公子去宴會殿。”

    余登與高升泰互看一眼:“喏!”

    莘蓉公主望著四人離開的背影,緩緩開口道:“父皇,你為何絕口不提崇圣寺一事?”

    段廉義徐徐坐下,不緊不慢地理了理衣袍,正色道:“此事若是與高升泰有關,也必須按下去,朝堂上的勢力是一桿秤,哪一邊輕了都不行。”

    莘蓉公主對此言卻無驚訝之色,惻然道:“可兒臣以為,加上楊義貞之后,便是三足鼎立,難道不會危及到父皇您的地位嗎?”

    段廉義沉思片刻,喟嘆道:“哎,莘蓉你無論才智氣度都有皇者風范,唯獨遺憾的是生成女兒家。”

    說著他眸色一凝:“父皇登基這不到兩年間,不停地扶持余氏家族,就是為了削弱高氏家族的勢力,這兩個家族的平衡,也無非是為了抗衡楊義貞,楊義貞割據一方,權勢熏天。這些年來在這余高兩家的打壓下,稍有緩和。可三家一直勢如水火,而這三家的火不管怎么燒都不會燒到你父皇身上。別忘記了,你皇爺爺在你幼年時便將你許配余家,余登是你未來的夫婿,將來他也是朕的得力助手。而高家有幫你皇爺爺登位之恩,所以你爺爺禪位離世之前,為了讓你父皇皇位坐得更穩當,所以你皇爺爺才認高升泰的胞姐高喬為義女,特封為高喬長公主,嫁于你皇叔廉禮,可以說這兩家與我段氏有姻親之別,斷不會出現任何幺蛾子。”

    莘蓉公主想到自己被自己的父皇作為拉攏家臣的政治工具,心中不禁一黯,思忖了許久才開口道:“高家是否忠心,兒臣不得而知,但余家父子對父皇忠心耿耿,其實無需用婚姻來維系其關系的,況且父皇,如果他朝皇叔出賣了您,您又該如何呢?”

    這壓制多年的疑惑與不安,不知是哪來的勇氣讓這個只有十六歲的女孩向著自己高高在上的父親說出口。

    段廉義聞言一怔,搖首道:“你皇叔再怎么反叛,也決計不會反朕,不管如何都是段家后人。”

    說話之間,話語一凝,他似乎是在思考些什么,眸子驟然亮起一絲譏笑:“你....莘蓉你是不是對葛胤這少年動了情愫,所以不想嫁于余登嗎?”

    莘蓉公主緘默不語,但清眸染著一層流波般的光輝,唇瓣微微抿起,玉頰不禁泛起兩抹紅霞。

    段廉義瞳孔一縮,早已看穿女兒家的心事似得,正色道:“這葛胤雖說是你兒時的至交好友,但他身懷兩顆乾坤石,還有劍尊劍氣,段蕭兩家世代交好,唯獨這劍尊劍氣不共享,可兩家武學殊途同源,若能得到乾坤石、蕭氏的劍尊劍氣與我們段氏的乾坤八脈神訣,誰還敢與我們為敵。”

    莘蓉公主清眸閃過一絲驚詫,但很快被黯然失色給取代,她明白自己的父皇野心勃勃、無所不知,但她真心不希望自己的父皇算計到那個單純的少年頭上,尤其是利用自己。

    她思索一會兒后,似乎篤定了什么,咬著唇瓣,鼓足勇氣道:“父皇,你已經利用女兒的終身幸福換取余家的忠心耿耿,請您不要再打葛胤的主意好嗎?兒臣....不愿如此。”

    從未忤逆自己父皇的莘蓉公主,猶豫了許久,才將最后一句話一鼓作氣地說出來,但言語中透著切雪斷冰的決絕與干脆。

    段廉義眸光一怔,仿佛對自己乖巧的女兒第一次忤逆自己,有點驚訝,但很快這怔然的神色被慍色給取代:“大膽,莘蓉你竟敢如此違逆你父皇....”

    說著他頓了一下,語氣更冷了幾分:“莘蓉你是段家子孫,你的命永遠都屬于段氏江山基業,甚至于你弟弟段延智都不能為你們命運做主。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非如此不可。”


  http://www.gotcarz.com/109_109133/3772559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otcarz.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vipxs.la
元尊最新章节_元尊小说免费_元尊txt下载_免费网络小说